冀鲁边区“女儿红”

发布时间:2018/01/15  来源:大众日报   作者:  河北党网新闻热线:0311-87908405
分享到:

  原标题:冀鲁边区“女儿红”

  战士剧社队员合影

  八路军女战士在站岗(来源《解放军生活》杂志)

  根据地妇女识字班

  红颜巾帼志坚贞,抗日救国燃青春。洒血抛头冀鲁边,征尘不掩玉洁心。

  ——题记

  崔兰仙:夹小包袱的抗日大嫂

  院门“吱扭”一声开了,一位中等身材、眉清目秀的年轻女人走进来。

  院子里的二祥问:“这位大嫂,你找谁?”

  “我找串书馆的老李?!?/p>

  “你找错地方了,这儿没有老李?!?/p>

  “我明明看见他进来了!”

  马振华从屋里走出来:“她是来找我的,请进屋里坐吧?!?/p>

  二祥有点懵:“你姓马呀,怎么?”

  “我是姓马,前两年当局通缉我,化名‘老李’啦?!?/p>

  “老李,哦,不,老马,我是北街贫民学校的崔兰仙?!?/p>

  马振华笑着说:“我知道,你是‘穷孩子的老师’,在全盐山县都有名。我还知道,‘九一八’事变后,你在泊镇九师登台演讲,呼唤‘同学们团结起来,投入到抗日的洪流中,把日本帝国主义赶出中国去!’你上街下乡宣传抗日,奋勇参加查禁日货,领头声援‘一二九’爱国学生运动?!?/p>

  崔兰仙惊奇地问:“老马,你是侦探呀?”

  马振华逗趣地说:“崔先生,你别忘了,我可是个串书馆先生哟?!?/p>

  崔兰仙也笑了:“你知道我的情况就好办了。我听说你是‘华北民众抗日救国总会’和‘华北民众抗日救国军’的组织人,今天来找你,是要求参加抗日救国军,扛枪去打鬼子?!?/p>

  马振华认真地说:“你的孩子咋办?家人同意吗?”马振华知道,崔兰仙嫁给了旧县镇地主杨铮侯的儿子杨辛国。

  “孩子有娘家、婆家两家人看管。娘家人支持,婆家我再做工作,做不通他们也挡不住我?!贝蘩枷晒业厮?。

  马振华严肃地说:“干革命,打鬼子,是随时掉脑袋的事情,你不怕死?”

  崔兰仙双目炯炯:“为了不当亡国奴,我甘愿征战血染衣,不平倭寇誓不休!”

  马振华思考片刻说:“好吧,当前我们正在冀鲁边区组建农救会、青救年、妇救会、儿童团等抗日团体,非常缺少有才干的人,你去做妇女工作吧。你要有心理准备,妇女世代受欺压,被牢牢拴在锅台上,受苦受罪深重,现在动员她们走出家门参加抗战,该有多难呀!但是,一旦发动起来,那是一支了不起的力量啊!”

  一席话说得崔兰仙热血沸腾,她坚决地说:“我干!”

  1937年初秋的这天上午,崔兰仙心情激动地告别马振华,走出设在河北省盐山县旧县镇的“华北民众抗日救国会”院子,她仰望天空,长舒一口气:啊,蓝天白云,久违了!

  崔兰仙向婆家革命了!

  她冲破婆家人的阻挠,断然与追随国民党南逃的丈夫断绝了夫妻关系,走上抗日一线。

  崔兰仙带着娘家人革命了!

  她大哥为抗日救国军送情报,筹粮款,二弟参加了抗日救国军,嫂子和弟妹也参加了抗日活动,先后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她娘家是抗日堡垒户。

  崔兰仙铁心抗日豁命了!

  1938年2月,崔兰仙加入了中国共产党,她以火一般的热情投入抗日斗争。她脱下教书先生的装束,换上农村妇女服装下乡了。

  在庆云、乐陵一带,崔兰仙是一位头梳网罩发髻,身穿靛蓝棉袄黑棉裤,脚打绑腿带,胳肢窝下夹一个高粱红颜色小包袱的大嫂。

  在南皮、宁津一带,崔兰仙是一位头戴碎花巾,身穿大襟夹袄藏青裤,脚踏家做粗布鞋,胳肢窝下夹一个蓝底白花小包袱的大嫂。

  在沧县、东光一带,崔兰仙是一位头扎长抓髻,身穿素花褂子灰布裤,脚登黑布袢带鞋,胳肢窝下夹一个丹凤图案小包袱的大嫂。

  崔兰仙有时扮作逃难的,有时扮作走亲戚的,有时扮作赶集上店的,来往穿行于日伪军的据点岗楼之间,沉着机智地应付敌人的盘查。

  崔兰仙健谈脾气好,待人热情乐于助人,她住在乡亲家,教孩子识字,帮着烧火做饭,打水扫地,干家务“放下耙子拿起扫帚”。遇上谁家有难处,给出主意,想办法,倾囊相助。碰上谁家闹家务,劝说调解。她走村串户和婶子大娘们诉说鬼子入侵,毁了平安日子,宣传共产党的抗日主张,启发她们支持家人抗日保国卫家。她和年轻媳妇、姑娘们呼姐唤妹,讲述鬼子奸淫烧杀的累累罪行,激发她们跟着共产党、八路军支前、参军。许多村民不知道她的名字,亲切地叫她“夹小包袱的抗日大嫂”。

  春去秋来,崔兰仙指导组建了盐山、沧县、南皮、东光、宁津、乐陵、庆云、无棣等各县的妇救会,培养了一批抗日妇女积极分子,介绍20多人入党。她与盐山县抗日民主政府文教科的同志一起,组建起50多处抗日小学,开办抗日小学教师轮训班。12月,冀鲁边区妇女抗日救国总会成立,崔兰仙任主任,邱岩桂任组织部长,石磊光(傅素梅)任宣传部长。

  相继,妇救总会创办了冀鲁边区第一份妇女刊物《妇女解放》月刊,崔兰仙亲自撰写发刊词和重要稿件。她还建议边区党委的《烽火报》开辟“战地妇女”专栏,介绍妇女解放参加抗战的事迹,鼓舞边区妇女参加抗日斗争。组织边区村村建立妇救会,开办妇女午校、农民识字班等。边区妇女送子送夫参军,救护伤员,生产支前,站岗放哨,传递情报,抗日热情空前高涨。

  崔兰仙的小包袱里,经常裹着一双小孩的鞋子,是她亲手给女儿景云做的。然而,她每次见到女儿,给女儿试穿的时候,鞋子总是小了,脚穿不进去了。崔兰仙便再给女儿做新的,再见到女儿时,又穿不进去了。每每这时,崔兰仙心里愧疚啊!她整天为抗日奔忙,顾不上回家,难得和老人孩子团聚。就这样,新鞋子一双双地做,又一双双地换,女儿的脚在她的小包袱里一天天长大。

  崔兰仙没黑没白地工作,积劳成疾。同志们劝她去看病,她说:“患个头疼脑热的不碍事,我没工夫看病?!庇行┫缜仔奶鄣氐粞劾?自动凑钱给她抓药,她对他们说:“别为我花钱了,省下钱用在打鬼子上吧?!?/p>

  腥风血雨笼罩了1942年五六月的冀鲁边区。6月18日,3000多名日伪军包围了驻在河北省东光县大、小单村一带的冀鲁边一地委、一专署机关及一个警卫连。19日清晨,崔兰仙藏好党的文件,同边区第一军分区政治部主任张袖石(亦写张岫石)带领地委直属机关74人在刘大瓮村与敌人遭遇。他们冲到村外一块庄稼地里,崔兰仙对张袖石说:“鬼子有骑兵,这样跑不出去。我把敌人引开,你带同志们先撤?!?/p>

  张袖石说:“不行,你带同志们走,我掩护!”

  崔兰仙着急地说:“别争了,你是部队领导,部队行动不能没有指挥。你带领大家冲出去,快!”

  崔兰仙边朝敌人打枪边向西边的花子坟坟场飞跑。张袖石命令:“警卫一班,?;ず么拗魅?其他同志跟我走!”

  鬼子包围了花子坟,战士们子弹打光了,在与敌人拼刺刀中相继牺牲了,崔兰仙负伤被俘。鬼子拉崔兰仙上马押走,她奋力反抗,对着鬼子猛踢猛咬,大骂:“你们这些强盗!要杀就杀,要砍就砍,中国人绝不屈服!”高呼:“打倒日本帝国主义!”“宁死不当俘虏!”鬼子对着崔兰仙的腹部连捅数刀,她献出了27岁的生命。

  崔兰仙和张袖石是国家民政部公布的第二批600名著名抗日英烈之一。后人诗赞崔兰仙:“国难当头舍小家,津南抗战一枝花。边区璀璨星云烈,亮眼盐山那抹霞?!?/p>

  张维路:青春为救国燃烧

  高光(建国后任浙江省作协副主席等职)再次见到张维路,是离开“燎原剧团”一年零十个月后的1944年8月12日。

  这一天,高光作为《渤海日报》随军记者,他和画家刘实一起跟随部队战地采访八路军攻打利津县城。沿途,支援前线宣传站的同志们唱歌、说快板书,为参战将士加油。

  “高光,高光!”

  高光在行进中忽然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,他扭头往发出喊声的宣传站方向看:“哎呀,张维路!你咋在这儿?”高光惊喜异常,快步跑过去。

  “我从冀鲁边区来渤海文工团半年了。我看着像你,就贸然喊了一声,果然是你?!闭盼贩滞飧咝说难?。

  眼前的张维路,脸颊消瘦、颧骨高耸、弱不禁风的样子,高光忍不住地大声说:“维路,你瘦了,跟一年多以前简直是换了一个人?!?/p>

  情不自禁,高光想起初见张维路的情形。

  1942年春节刚过,18岁的高光逃出敌占区盐山县城,在宁津、乐陵、南皮三县交界处的一个村庄找到了冀鲁边区文化救国总会,对接待他的文救总会学术部长张洪泉说:“我要当八路军,打鬼子?!?/p>

  第二天,高光不情愿地去“燎原剧团”当编剧,第一次见到剧团陈琮指导员的妹妹张维路——一张白皙而丰润的脸,高高而端正的鼻梁,一双深沉的大眼睛。她是一位出色的演员,还是剧团的“女管家”、“大姐”,照料大家的生活,给小团员缝补衣裳。大家从来没有见过她和谁发脾气,总是那样轻柔娴静,脸上挂着温存的笑容。

  几个月后,针对鬼子对冀鲁边区抗日根据地实施的“囚笼政策”,八路军大部队化整为零,隐蔽活动,燎原剧团解散。10月,高光到《冀鲁日报》工作,从此没有张维路的音信。

  今天久别重逢,高光说:“你为什么不来看我呀?也不通信?!?/p>

  张维路面露难色:“我患了几个月的病,至今组织上不准我出来支前,这次是我坚决要求硬来的?!闭盼匪祷按?声音微弱,脸上现出红晕。

  心直口快的刘实皱着眉头对张维路说:“哎呀,同志,你还是老老实实地回后方休息吧。你到前方服务,叫战士们看了揪心呐!”

  张维路一脸严肃地说:“同志,我是战士,我要在抗日烽火硝烟中享受战斗的幸福!”

  大战在即,不容两人长谈,高光告别张维路继续前进。4天后,高光见到张维路,是在前方包扎所里。

  8月16日夜间,解放利津县城的战斗打响。激战中,一颗炮弹飞落下来,刘实双腿被炸断,腹部被炸裂,肠子流出来。高光腰部和两腿炸伤十几处。他忍痛拼死命把刘实拖出危险地带,两人都倒在地上。两个小时后,担架队上来,刘实牺牲了,高光失血过多昏厥。

  高光在前方包扎所里醒来。一位老大娘含着热泪,用调羹往他嘴里喂鸡蛋汤,他只喝了一口又昏迷过去。渤海区党委得知高光重伤的消息,指令部队医院千方百计挽救他的生命。当时强心针很珍贵,军医破格给高光连打了三针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高光恍惚感觉有雨点打在脸上,耳边想起那支亲切的、荡气回肠的歌声:“哥哥,你别忘了我呀,我是你亲爱的梅娘,你曾坐在我们家的窗上,嚼着那鲜红的槟榔,我曾经弹着吉他,伴你慢声儿歌唱,当我们在遥远的南洋?!阍诤旌拥陌侗?我们祖宗流血的地方,送我们的勇士还乡,……我为你违背了爹娘,离开那遥远的南洋,我预备用我的眼泪,擦好你的创伤,但是,但是,你已经不认得我了,你的可怜的梅娘!”

  歌声细微。但是,这细弱的歌声,却强烈地震撼着高光的心,这不正是《再见吧,南洋》中的插曲吗?高光昏昏沉沉,全身麻木,他用力地睁开眼皮,模糊地看见张维路瘦削的挂着红晕的脸颊。她在轻轻地吟唱,大颗大颗的泪珠,滴在高光的脸上。

  高光虚弱得连眼泪都枯竭了。他想去紧紧握住维路的手,可是,手臂沉重得抬不动。他用微弱的声音说:“维路,再唱一首?!?/p>

  维路点点头,擦去泪水,手轻轻一拢零乱的头发,放声唱起来:“向前!向前!向前!我们的队伍向太阳,脚踏着祖国的大地,背负着民族的希望,我们是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。我们是善战的前卫,我们是民众的武装,从无畏惧,绝不屈服,永远抵抗,直到把日寇逐出国境,自由的旗帜高高飘扬。听,风在呼啸军号响,听,抗战歌声多嘹亮,同志们整齐步伐奔向解放的战场,同志们整齐步伐奔去敌人的后方。向前!向前!我们的队伍向太阳,向华北的原野,向塞外的山岗?!?/p>

  张维路唱了一曲又一曲,她的双颊越来越红,呼吸越来越急迫,那一双深沉的大眼,此刻分外美丽。

  高光转到后方医院,张维路她们跟随伤员一路照料到医院。张维路一时不闲地帮着护士给伤员换药,喂药,喂饭,洗纱布、绷带、沾满血污的被单、衣服。一有空就给伤员们唱歌、讲故事。

  一天,前方送来一位负伤的连长,腿部筋肉深处嵌有两颗机关枪子弹,需要立即手术。而这时,麻醉药没有了。连长说:“医生同志,就算有麻药我也不用,留给其他同志用吧。你们只管放开手用刀子、镊子捅吧,我受得了。我现在就怕这子弹在腿里作怪,害得我不能按期回前线?!?/p>

  连长转过脸对一旁的张维路说:“别怪我冒失,你是文工团的张维路同志吧?动手术的时候,请你留在我身边。我是个戏迷,最爱听家乡的河北梆子,在开刀的时候,能不能来一段河北梆子?”

  “行!”张维路干脆地说。

  连长要了一块毛巾狠狠地咬在嘴里。一阵传递刀剪的响声过去,突然,一声河北梆子清唱传来:“一家人闻边报雄心振奋,穆桂英为保国再度出征。二十年抛甲胄未临战阵,哎,难道说我无有为国为民一片忠心!猛听得金鼓响号角声震,唤起我破天门壮志凌云?!猩赵鸬本?寸土怎能够属于他人。番王小丑何足论,我一剑能挡百万兵。我不挂帅谁挂帅,我不领兵谁领兵!叫侍儿快与我把戎装端整,抱帅印到校场指挥三军?!?《穆桂英挂帅》)

  张维路嗓音高亢激昂,响遏行云,此刻完全不像一个重病缠身的人,她是在用自己的生命,来激励一位战斗英雄战胜伤痛。

  一段唱罢,张维路接着又唱:“辕门外三声炮如同雷震,天波府走出来我保国臣,……此番领兵去征讨,不为官职为黎民,一马踏破辽东地,不杀那安王我不回家门?!?同上)

  “当啷”,取出的子弹落入换药盘中。军医深沉地说:“我们胜利啦!”只听连长高声说:“维路同志,我向你致崇高的敬礼!回到前线,我一定多杀鬼子,感谢你的深情厚谊?!?/p>

  张维路敬佩地说:“连长,你真坚强?!彼郊盏暮煸蜗翊禾焓⒖奶一?一双深沉的大眼睛,像两颗闪亮的启明星。

  不久,张维路回渤海文工团了。

  重阳,金菊怒放。张维路年轻的生命,被万恶的肺结核病夺走。

  后人诗赞:“烽火狼烟九月八,凌霜怒放有黄花。不吝青春抗日死,一代女杰写春华?!?/p>

  赵晶云:歌儿引我去战斗

  金丝枣儿快要红透了,一嘟噜一串的挂满枝头。老人们说,多少年来,就数今年挂的枣儿多。

  家住乐陵城里的赵晶云听着老人们的议论,觉得枣树结这么多枣,似乎结的不是时候。因为,1938年春天,日本鬼子来了,鬼子的马队像蝗虫一样群飞群落地向南去了。财主忙着搬藏东西,商人关闭了店铺,她读书的乐陵中学??瘟?。

  赵晶云觉得,枣树结这么多枣,似乎结的正是时候。因为,9月里,肖华率领八路军115师“挺纵”开进了乐陵城,城乡民众涌上街头夹道热烈欢迎八路军。枣树有灵性,满树的金丝枣儿是为八路军结出的呢。

  赵晶云和邻居姐妹们跑上大街看八路军。她们从说话声音中听出来“还有女兵呢”——别看她们不穿花衣裳,不留长辫子,那尖声脆嗓,一听就是女的。

  “女的也能当兵?也能扛枪打鬼子?”姑娘们嘁嘁喳喳。赵晶云真想凑上去跟女八路说个话,但没敢:怪臊的。

  赵晶云走进家门,一眼看见院子里有几位八路军正在帮着收拾杂物。其中一个高个子、乌黑头发、大眼睛的八路军笑眯眯地说:“小妹妹回来啦,以后我们住你家了?!?/p>

  赵晶云立马听出她是女八路,再一看,哎哟,都是女八路。赵晶云高兴得红红着脸,嘴里“嗯”着有些不自然,自己好像外人似的了。

  赵晶云很快跟八路姐姐们混熟了,高个子大姐叫冯玉卿,不到20岁年纪当了边区妇救会宣传部长。八路姐姐们外出做工作一回到家里,就帮着晶云娘干活,拉家常,讲抗日道理,唱打鬼子的歌儿,怪好听,晶云娘常常听得忘了手中做的活儿。一首歌,晶云听上几遍就学会了,也跟着大姐们一起唱。

  相互混熟了,冯大姐叫上赵晶云一块下户做工作:“给我领领路,指指门,召集召集人?!?/p>

  部队做军衣,冯大姐组织妇女给钉扣鼻、锁扣眼,钉一件2分钱。冯大姐让赵晶云管记账、发钱。

  三个女人一台戏。妇女们凑到一快儿叽叽嘎嘎地跟疯了一样。八路姐姐给大家唱歌听。一个姐姐唱《妇女解放小调》:“我们妇女不自由呀!为人奴隶做牛马。从小就把双脚缠哪!好像犯人戴脚镣。穿耳孔戴耳环哪!不把妇女当人看。平日看你小脚好,遇到敌人跑不了。走起路来实难瞧,好像母鸡把地刨?!?/p>

  又一个姐姐接着唱《妇女翻身》。这个八路姐姐刚唱完,冯大姐叫赵晶云唱刚学会的《哭笑歌》,大家又拍巴掌又嚷嚷,赵晶云只好拉下脸来唱:“王家庄是家乡,日本鬼子来扫荡,抢走了我家的衣裳,抢走了我家的口粮。抢走了我家的鸡鸭和牛羊。打死了我的爹,打死了我的娘,强奸了我的妹子,烧毁了我家的房,日本鬼子似虎狼!”

  金丝枣打完的时节,赵晶云加入了抗战队伍,在乐陵县妇救会当宣传干事。她和妇救会老同志一起下村宣传抗日,每次开会前,她和几个年纪小的妇救会员站到板凳上,一首接一首地唱歌:“八路军来了咱烧开水,鬼子兵来了咱埋地雷。吃菜要吃白菜心,当兵要当八路军。共产党就像亲爹娘,分给咱土地分给房?;ㄆぬ鸸厦厶侨?至死也忘不了共产党。当兵要当八路军,槐树开花香喷喷,当兵要当八路军。有吃有穿又光荣,解放家乡杀敌人。八路军来了咱烧开水,鬼子兵来了咱埋地雷。敌人进村它就炸,个个脑袋开了花?!?《当兵要当八路军》)

  村民来齐了,老同志站到板凳上讲话:“大爷大娘们,我们不是讲道的天主教、会道门,我们是抗日救国的八路军。我们在家是学生,日本鬼子来了,占领了我们国家,要灭我们民族,我们捞不着上学了,就出来参加了抗日队伍。鬼子来了,咱们老百姓种地也种不成,眼下只有一条路可走,就是万众一心把小鬼子赶回东洋去?!?/p>

  年底,妇救会派赵晶云和一位老同志到王集区开辟工作。她们到各村办妇女午校、识字班,把边区油印的《妇女识字课本》分发给妇女们。农村文化落后,妇女中十个有九个是“睁眼瞎”。她们找一些思想开通、聪明伶俐的姑娘,先教给她们唱歌,然后带着妇女们唱。夏天傍晚,赵晶云领着姑娘们站到村里最高的房顶上,放开嗓子唱《学文化歌》:“账单不能看,钱票难分辨,大睁两眼不识字,谁不把咱当瞎子看……”

  歌曲,不论有无文化,不论男女老少,人人能听懂,好听好学好接受。你不出来开会不要紧,你锁上门、插上门不让人进屋也不要紧,歌声会从门缝里、窗棂里飞进去,钻进你耳朵里,它就产生了宣传效果。

  夜幕笼罩了大地,日伪军龟缩进了据点、岗楼。赵晶云组织妇女、儿童团员配合八路军、县大队袭击敌人,来到敌人据点、岗楼下的沟里,喊一会儿话,唱一会儿歌:“一九三七年哪,日本鬼子进了中原,先打开了芦沟桥,后进了山海关哪,奸淫又烧杀,简直是翻了天,无数的中国人哪,死在那个刀下面。中国共产党,领导咱们全面抗战,全国上下齐上阵,把鬼子赶出家园。一九哪三七年,小日本它进了中原,先打开了芦沟桥啊,后进了山海关,那火车道修到了济南啊哎嘿呦,鬼子就放大炮啊,八路军就拉大栓,瞄了一瞄准:叭勾,打死个小日本,他两眼一瞪就上了西天哪哎嘿呦?!?《八路军拉大栓》)

  日伪军听了特别害怕,不时地向下面打冷枪,赵晶云她们不理睬,照样唱。

  1942年6月一天拂晓,赵晶云在东光县碱郭村遇到日伪军大扫荡。她领着十几个小孩子夹在村民中向南跑了一段路,发现对面、东面都有敌人,她又领着孩子们一口气往北跑出十几里,仍然没有跑出敌人的包围圈。有的村民中弹倒下,孩子们跑散了。敌人越来越近,赵晶云看见有的鬼子端着枪向她瞄准开枪,她就蛇形奔跑躲避子弹。敌人一边打枪一边喊话叫她投降。

  赵晶云实在跑不动了,张着大嘴哈达哈达地喘息,浑身汗水像从水里捞上来的一样,突然眼前一黑,嘴里喷出两口鲜血,一头栽倒地上。朦胧中,她听见敌人的说话声,睁眼看到前面的封锁沟里积满了水,心想,无论如何也不能叫鬼子活捉了,反正怎么也是死,她猛然站起来,一头扎进沟里去了。

  赵晶云跳水的时候,有一个十来岁的孩子也跳下水。这孩子很机灵,他趴在沟沿上,等鬼子过去后,从水里爬出来,飞跑着回村报告:“云姐淹死了!云姐淹死了!”碱郭村的乡亲闻讯赶紧跑来打捞她,路上经过徐家蒲洼大集,还给她定了一口棺材??墒?乡亲们打捞了半天也没有捞到人。

  原来,赵晶云没有淹死,也没被鬼子俘虏。当那个孩子回村叫人时,赵纂村的村民发现了她,把她捞上来,救活了。妇救会安排赵晶云在则王村一位抗日大娘家里养伤,一个月后,她回到战斗岗位,抗日歌儿唱得更响亮了:“为了祖国,为了大众,怕什么流血牺牲抛头颅。背起了钢枪,整齐了步伐,咱们勇敢朝着抗日救国路上走……(记者朱殿封)

责任编辑:申宁_DW002

标签:冀鲁边区 女战士


主管:中共河北省委    指导:中共河北省委组织部 中共河北省委宣传部    主办:中共河北省委共产党员杂志社
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广告服务 版权所有 河北共产党员网 冀ICP备13012861号-1 冀新网备13201401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河北共产党员网观点。本站图片文字内容归河北共产党员网版权所有,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,不得擅自转载使用。
爆料热线:0311-87908405  新闻邮箱:hbdw2017@163.com  投稿咨询QQ群:619736383  工作人员查询  本网法律顾问:陈淑琴 河北冀华律师事务所
2 1